她心底阴暗而又轻视的想着,唐悦说不准就是靠

发布时间:2018-07-24 16:56:58   编辑:w彩票-w彩票平台-w彩票官网浏览人次:57

 清晨的军号声,吵醒了睡梦中的唐悦。
 
    听着军号声,唐悦有一点迷糊,看着屋子里陌生的摆设,还有身上盖着那薄薄军绿色的被子,她才后知后觉的坐了起来,这里莫司宇的房间,她睡的是莫司宇的床。
 
    唐悦揉了揉她睡的乱糟糟的头发,抱着那军绿色的被子,坐着发了半天的呆。
 
    窗外柔和的阳光洒落在阳台上,微风拂过,阳台上,莫司宇的军衣在飘动着,她爬了起来,迅速洗漱,然后又开始洗昨天换下来的衣服,当衣服挂在那军绿色衣服旁边的时候,唐悦的心底,莫名的就有一种被触动的感觉。
 
    曾经,仰不可及,甚至连多说几句话,都是一种奢望的人,如今,她睡在他的房间,她的衣服,就挂在他的旁边,就好似他人也站在他的身边一样。
 
    唐悦扬着唇,绿色和橙红色裙子映衬着,怎么看怎么舒心。
 
    ‘叩叩叩’
 
    敲门声响起了,唐悦疑惑的打开门。
 
    门外,江贝妮和另一个年纪差不多的女子站在那里。
 
    江贝妮脸上挂着虚假的笑,她道:“唐姑娘,你第一次来军区,我和秀秀就想来问问,要不要一起去食堂吃早饭?”
 
    江贝妮说着,那目光却不时的往屋子里看去。
 
    唐悦干脆把门全部打开,任由她们看,遮遮掩掩的,万一让她们传出什么莫虚有的事情,她的名声也没了。
 
    她道:“谢谢嫂子,我等会还要去找我弟弟呢,就不一起了。”
 
    唐悦的声音淡了几分,这江贝妮哪是来邀请她去吃早饭的,应该是想要看看,莫司宇在不在房间里吧?
 
    “你不是一个人来的?”江贝妮的声音不由的扬高了几个调,她的目光落在唐悦身上,昨天那一身橙红的裙子,就已经很打眼了,今天的唐悦穿的是白色荷花边的衬衫,下身配了一条紧身的牛仔喇叭裤,这一身搭配,时尚又好看。
 
    “不是啊。”唐悦肯定的点头。
 
    江贝妮又问:“唐姑娘城里人吧,这一身衣服可真好看,就是在京市,我也觉得那些衣服没唐姑娘身上穿的好看。”
 
    这话不假,她去过京市好多回,就没看见谁穿着这一身衣服,这么好看的。
 
    江贝妮将心底的嫉妒藏了起来。
膏就已经是一盒一盒的买了。
 
    它的味道很香,唐悦很喜欢,不管去哪里都喜欢抹上。
 
    “想不到莫队还要买蛇油膏给唐姑娘啊。”江贝妮理所当然的这么想着,她心底阴暗而又轻视的想着,唐悦说不准就是靠着她年轻的身体吸引住了莫队呢。
 
    唐悦否认道:“嫂子,这是我小婶给我买的。”
 
    原先,她还存了交好的心思,如今却觉得,根本没必要,江贝妮眼底的轻蔑和嫉妒,就让她觉得不喜欢。
 
    难道,她的东西,就一定是莫司宇买的?
 
    话不投机半句多,江贝妮和阮秀秀两个人说了半天,大多都是她们在说,唐悦偶尔应几声,一直到李伟过来,唐悦才松了一口气,她宁愿多画稿子,也不想和她们两个人说话。
 
 第245章 你黑了(三更)
 
    “唐姑娘,卢连长家的嫂子,怎么这么早就来了。”李伟好奇的询问着。
 
    唐悦面色古怪的看着李伟,她清了清嗓子,随口回了一声,她怎么好意思说人家是来看看,她到底是一个人睡的,还是两个人睡的?
 
    真不知道那江贝妮的脑子是怎么长的,他们就只是处对象,还没结婚呢!
 
    现在可还没有开放到,还处对象就光明正大的住在一起。
 
    食堂里,唐悦跟着莫司宇一起对面坐着的,这个时候,还没到吃饭的点,食堂里人不多,但,那些人都睁大着眼睛,十分好奇的看着唐悦。
 
    让唐悦有一种自己是猴子,任人观看的感觉。
 
    唐悦不自在极了。
 
    莫司宇安慰道:“没事,他们就是好奇你长什么样子。”
 
    “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?”莫司宇找话题,让她不觉得那么不自在。
 
    莫司宇凉凉的朝着那些想看热闹的人扫了过去,那些人,立刻就低下了头,装做在吃饭,或者在忙碌的样子。
 
    唐悦了放松了不少,她道:“还好,小军他们呢,怎么没过来?”
 
    唐悦吃的是面,鸡蛋面,第一次在部队里吃,总觉得这鸡蛋面,似乎也更香。
 
    “他们跟着新兵去训练了。”莫司宇将他碗里的鸡蛋夹给了她,道:“小悦,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要多吃点。”
 
    “那个……”唐悦飞快的朝着四周看了下,见大家都没注意,才悄悄松了一口气。
 
    唐悦想要将蛋夹过去,可又担心夹来夹去的,大家看到了那多不好意思。
 
    “你才瘦了呢,还黑了。”唐悦认真的打量了一番道:“你去什么地方执行任务的,难道是天天晒太阳吗?”
 
    昨天他就想问,莫司宇怎么黑了一大圈,一直没机会问。
 
    “大非。”莫司宇摸了摸下巴,问:“黑了不好看?”
 
    “还行。”唐悦眼底露出一个了然的神情,大非呢,难怪黑成这个样子。
 
    她咬了一口蛋,咽了下去,才问:“他们能跟着新兵一起训练?不要紧吧?这样也能行?”